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岑科经济白话

观念改变世界

 
 
 

日志

 
 
关于我

QQ:80351540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张维迎说过些什么(三):改革过程中的“赎买”及其危险  

2006-03-19 18:3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张维迎与樊纲的谈话,全文发表于2001年2月8日《南方周末》)


樊纲:1978年以来中国经历了三次思想解放,第一次冲破了“两个凡是”,第二次突破了姓社姓资,1997年“十五大”前后开始了第三次思想解放,有媒体概括为“挣脱姓公姓私的樊笼”。这次思想解放可能是最为关键的,它仍在进行中。97年以来民营经济的发展环境改善了不少,宪法也作了一点修改,但是思想还远没有彻底解放,否则事情就好办了。

张维迎:我们自己给自己套了好多枷锁,并且对它们顶礼膜拜。好在改革以来每隔几年枷锁就要被砍掉几条,人民的思想随之解放一次。许多东西,我们觉得是创新、是理论上的飞跃,在国外学者看来都是常识。改革就象上演一场“皇帝的新装”,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皇帝其实没穿衣服,但是现在还不能说穿,充其量只能说皇帝衣服的透明度高。

樊纲:二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探索,不是探索怎么走,而是往哪儿走。方向不明确是中国改革的一大问题或者说一大特点。一方面,方向不明确总比明确一个错误的方向好。另一方面,这么多年的摸索,死胡同一个一个地走完后,南墙一堵一堵地撞遍后,改革方向正在逐步逐步明确起来,比如产权改革,比如发展民营经济。市场经济的原则是一致的,不可能人为创造出另外一套东西。

我是相信经济规律的,只要经济规律起作用,中国就会朝着正确的方向走。10年前,经济学家们关于产权改革的讨论根本没有人听,普遍的反应是“公有制产权怎么能改革呢?” 但是现在不正在朝这个方向走,与此同时经济没有死、社会也没有乱吗?

张维迎:中国未来的走势已经比较明显了,那就是产权多元化和经济民营化,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而且速度正在加快。我认为中国陷入动荡或者印度那样的制度性腐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非理性的行为往往发生在缺少约束的封闭社会,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一国走向何处已经不完全由自己决定了。就象企业与企业一样,国与国之间也面临着竞争。国家和企业一样,面对竞争压力,要想生存就得改进效率,最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激发民众积极性的体制。

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但只要有一个劣势,所有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这就是体制劣势。如果我们的体制能够尽快造就数量不菲的中产阶级,那么社会稳定就有了基础。很简单,有恒产者有恒心。总之,竞争是改革的动力,它会使中国或主动或被动地走入正确的轨道。没有竞争,无效率的体制就会一直锁定下去。

改革不是革命,要改革就得尊重既得利益,只有补偿了既得利益者,改革才能走得动。事实上,中国一直就是这么做的。已经显现和潜在的危险在于,钱花掉了,体制却没转过去,旧的既得利益者既拿到赎金又成了新的特权阶层

樊纲:历来如此,不仅中国。这不能只用经济学,而要用政治经济学来解释。改革难在有人的处境会因此而变坏。尽管总的利益增加后我们可以给他们补偿,使他们的利益从绝对量上不致下降。但在相对量上,特权失去了、地位失去了、相对的高薪失去了,而维护自己的利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可以改变人们的思想认识,但你改变不了既成的利益格局,因此官员就是不愿失去权力、国企职工就是不愿意下岗。不是他们错了,而是体制错了,体制决定利益格局,利益格局决定行为模式。

张维迎:旧的既得利益是确定,变革带来的潜在利益可能非常大,但是不确定的。在这种情况下,维护旧利益格局的动机要比追求新体制的动机强。因此,改革就一定要对既得利益进行赎买。

樊纲:还有一种情况是确定的,就是一部分人不可能从新体制受益了。比如岁数较大的人,已经退休的人,尤其是国有企业的职工。但是20年改革,45岁50岁以上的人生活水平比起过去仍然提高了一大截。而年轻人是认同改革、认同收入差距、认同市场的,因为改革给他们带来了更多机会,意味着光明的前途。这也正是中国目前还比较稳定的原因。

张维迎:这里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绝对水平,一个是相对水平。在效用函数中,我的效用不仅来源于我的收入,还来源于你的收入。即使整体而言蛋糕变大了,每个人分得的那一块也变大了。但分配比例的变化改变了人们的社会地位。打个比方,原来一共有100块钱,我拿90,你拿10块;现在有1000块钱,我拿400,你拿600,对我来讲,收入是增加了几倍,但感觉会不如原来拿90。

樊纲:所以对既得利益者做到完全的赎买和补偿,相对水平必然要下降。体制改革就是为了把收入分配办法改变过来。在传统体制下,只要是国有的,就能享受到优惠和特权。国企职工干多干少、干好干坏都是铁饭碗,厂长经理们无论企业盈亏都可以升迁,市场化改革就是要改变这种利益格局,变成按效率来配置资源、分配收入,能者多得、勤者多得。一切在过去不劳而得、少劳多得的人,一切自身效率低下、靠体制保护维生的企业和部门,都将是这场变革的受损者。如果还是我拿900你拿100,那么改革就还没有完成。

张维迎:没有份额的变化就无其为改革。补偿是另一回事,补偿实际上是一个交易的过程。如果补偿的结果是你的状况比以前变得更坏,那你肯定不会接受,这是交易成立的前提。现在是国有企业和政府官员掌握着资源但不创造或少创造财富,资源是大量浪费的,如果把资源交还民间,就会创造出更多财富,就可以对旧既得利益作出补偿,使他们的境况不至变坏。这就象两口子离婚,一方不同意,另一方提出房子可以留给你,每月再给你若干生活费,这样婚就可以离成了。也就是说,通过改革改变了他们实现利益的方法,这对整个社会都是有益的。麻烦在于补偿标准怎么定,有权人讨价还价的能力强,此外还可以通过寻租自我补偿,普通职工就缺乏谈判能力,只能由上面来定,因此交易的公平性就成了问题。

樊纲:这就是我刚才没讲完的那层道理。我们这个制度所能做到的补偿,就是使你的绝对收入不下降。改革的难点,就是它不能使人人受益,这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是两回事。生活水平大家都提高,即使下岗工人,生活水平也比20年前好。但这是绝对收入,相对收入,他们肯定大大下降了。因此,补偿可以减小改革阻力,但是无法消除阻力,因为你不可能在相对量上也作出补偿,让他们还属于特权阶层。

张维迎:权力的资本化、货币化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旧体制下,政府官员的社会地位是最高的。改革就是把这个金字塔型的单一利益结构变成利益主体多元化、选择多元化的多元利益结构。虽然我不当官,只要我富有,你能享受到的我都可以拥有。但在现实中,有权人总能通过操纵改革进程补偿自己,权力货币化后,他们获得的东西甚至比以前更多了。比如官商现象,官员寻租设租现象。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超出了经济学家的能力范畴了。

樊纲:历史就是这样,掌权者得不到好处,改革肯定改不动。为什么老有人强调国有资产流失?你可能就得分一块给他们,不是补偿他们的生活,而是补偿他们的权力和地位。否则体制可能就是转不过去。现在的腐败问题,我看要分为两种,死的腐败,捞了钱体制还没转过去,另一种是积极的腐败,他变成企业家了,成了新体制的组成部分。

张维迎:你原来获得的利益有没有合法性,这一点暂且不论,我们讲改革,就一定要尊重既得利益,否则就是革命。象过去那样,杀掉地主,把土地分给农民。但剧烈的变革,结果往往不如意。马歇尔(英国经济学家)说过,历史没有飞跃,单是改变人们的预期就需要很长时间。

樊纲:问题是现在坏的腐败太多。在现阶段,我们看到的都是官商,又挣钱、又舍不得权,利用权力经商、利用经商谋权,挣钱归自己、亏损给国家。这就是典型的转轨期腐败。张五常(香港经济学家)老是提醒不要掉进“印度陷阱”,所谓“印度陷阱”,就是旧体制不变的同时又利用新体制牟利。改革理论越是不彻底,越是有观念上的障碍,越容易形成制度化的腐败。因此本次思想解放是最基本的,先把产权关系理顺。

张维迎:如果产权改革能够完成,就不用担心制度化腐败了。否则,象印度那样,私人可以办企业,但举手投足都要政府官员批准,东西是你的,干什么得听我的,这不等于你有了财产权。

危险在于,特权被赎买后怎样才能不创造新的特权,这就要彻底削减政府权力,否则,只要政府控制着经济,那就会不断创造新的特权,就得不断赎买。比如老局长管这摊子事,你得赎买他,新局长上任还管这摊事,你又得赎买新局长,接下来第三任局长,你还得赎买。这样无止无境,那就完了。

现实中,两种情况都有。一种是原来有特权的部门没有特权了,另一方面现在政府仍然管得太多,还在创造新的特权。比如政府审批,过去赎买时还便宜,当时权力的市场价码还不高,送点土特产就可以搞定了。现在除了送钱送物,还得请他出国,甚至他已经出国出腻了,你得送他的子女出国读书,代价越来越大。

问题是这种权力本来就不该他所有。首先要从理论上否定审批制的合法性。创业是人们天生的权利,就象说话一样。你能想象每说一句话都要经人审批的情形吗?我多次讲到审批问题,把审批废除了,腐败至少减少50%,GDP至少增长30%。

现在政府改革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在我看来,政府改革,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大幅度削减政府管理经济的权力,还民众以创业自由。政府只有一个职能,就是保护产权、维护法律的严肃性,越过这一点,政府想有所作为,副作用就很难避免。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