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岑科经济白话

观念改变世界

 
 
 

日志

 
 
关于我

QQ:80351540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从交管陷阱看中国宪政之路  

2006-05-19 18:1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胡同是禁行线,交警不站在禁行标志附近,却藏在胡同中,专等闯禁行的车进去,截住车辆和司机,向司机敬礼、罚款……这就是所谓的交管陷阱,也称“暗中执法”。“暗中执法”曾获北京市交管局的明确支持。一位官员说:“‘暗中执法’作为一种执法手段,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目前北京的交警警力不足,这还可以增强震慑力。”

五十多年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塔克首创了“囚徒困境”博弈论模型,对此后的社会科学研究产生了巨大影响,成为流传最广的博弈论研究案例。但在我看来,这一理论成果对社会制度演变的解释力远未被充分挖掘。我们生活中的很多现象——包括曾经引起广泛争议的交管陷阱,都可以运用博弈论解释,并进一步用于推导宪政体制的形成过程。

民主宪政是近代中国无数仁人志士的梦想。但国内外的历史经验表明,建立宪政体制是一个极为困难的过程。其困难不仅在于集权体制的统治者往往会用暴力阻止民主化进程,更在于——即使出现少数愿意推进民主的独裁者,真正的民主社会也不是统治集团的最高领导一声令下就可以建成的。印度、拉美、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实践表明,仅仅建立形式上的民主政治制度,并不一定会带来想象中的稳定与繁荣。

在建立民主宪政的过程中,我们经常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处于少数地位的独裁者如何能够阻止处于多数地位的民众对民主宪政的诉求?一个合乎逻辑的回答是:独裁者掌握着军队和警察。但进一步的问题是:军队和警察也是由民众组成的,他们为何要听命于独裁者?

这一问题可以运用“囚徒困境”的含义来回答,即:当社会处于某种特定状态时,任何人单独改变自己的行为,都将受到损害;而当所有人都同时改变自己的行为时,所有人都会受益;但仅有部分人改变自己的行为时,那些改变行为的人会受损,不改变行为的人受益。因此,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社会将长期锁定在原有状态。

换句话说,在集权体制下,任何单独反对独裁的民众都会受到迫害;但如果所有的民众都反对独裁,则不仅不会受到惩罚,还可以赢得民主和自由——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很难出现,因为没有人能够协调所有民众的行动。大部分人的行为是基于过去的经验作出的。经验告诉他,反对独裁将受到迫害,而拥护独裁将得到奖赏。

这一分析似乎毫无新意。但如果回到交管“陷阱”的问题上,就可以看出:一套制度的有效运行,是建立在多数人的共同预期和信念之上的。

在关于交管陷阱的争议中,有人指出,无论警察如何执法,只要司机遵守交通规则,就不会落入“暗中执法”的陷阱。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警察在场,司机、行人就不去遵守规则,那么再多的警察也无法保证良好的交通秩序。这一评论从侧面反映出中国民众遵守交通规则的自觉意识远远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水平。这也是中国城市中的交通效率往往不如国外同类城市的重要原因。

把上述分析应用于宪政问题,则可以说,民主政治的建立和运行需要一套与之适应的价值理念作基础,这些理念应该被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信奉和坚守——如平等独立、诚实守信、尊重规则、宽容异己等,否则,仅仅依靠最高权力人物的改弦易辙,或仅仅照搬民主制度的组织形式和法律条文,是难以建立一套真正有效的宪政体制的。

伊拉克的经验表明,民主社会的建立不是打倒独裁者那么简单。在萨达姆当政时期,伊拉克人的自由权利被暴力强行剥夺,但在萨达姆政权彻底垮台之后,伊拉克的民主建设并没有顺利完成。可以想象,如果外部力量(美国军队)撤出伊拉克,伊拉克必将陷入更大的混乱与纷争。反过来,我们想象一下,掌握了美国三军最高指挥权的布什总统,如果想解散国会、废除宪法、自立为王……其后果是什么?这两个例子说明,把集权统治的基础归结为暴力,把民主宪政的希望完全寄托于最高权力的更迭,是肤浅和片面的。

俄罗斯的经验告诉我们,即使掌握最高权力的“独裁”政治家愿意推动民主进程,社会状况的演变也不会完全按照他的设想进行;印度的经验表明,一个社会的文化信仰如果与民主宪政的精神相抵触,形式上的民主政治很难发挥其正面作用;日本、韩国的经验表明,西方的宗教信仰并非建立民主宪政的必要条件,与民主政治相匹配的价值理念可以在移植的制度框架下发育成功;而台湾的经验则表明,一个集权体制下的领导者,在推动民主转型的过程中,首先推动价值理念的转变是最为明智和稳妥的选择。

回到交管陷阱的例子,一方面可以看到,中国人在维护公共秩序的自觉意识上有很大的不足;另一方面,众所周知,在中国的交通处罚中,有相当大的成分是出于罚款“创收”的需要,这样一来,必然存在扩大执法范围、混淆守法与非法界线的倾向,产生相当数量的冤假错案。其结果是引起民众对执法者的反感和不信任,降低整个社会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的积极性。

可见,执法者对规则的态度也影响着公众的价值理念。同样的道理,在形成民主社会的价值理念的过程中,执政者的行为和态度也至关重要。但问题是:我们还能看到第二个蒋经国吗?


----------------------------------------------
我是谁?《新青年·权衡》杂志编辑,在寻求优秀财经评论作者。
征稿启示:http://wt.vankeweekly.com/vankebbs/dispbbs.asp?boardid=45&id=1051115
常驻论坛:天涯社区——>关天茶舍——>天涯·权衡
个人网页:http://cenke.tianyablog.com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